第191章 一门很玄的学问

    “昱少爷,您是要跟我说话吗?”栗博士笑着问道。

    栗博士笑起来的时候,实在是够亲民的,有一种漫画头像的喜感。他正在为我做复健按摩。我的右前臂已经可以抬起一厘米高了,那天被安德鲁发现之后,呼叫栗博士过来。他是怎么说的来着?

    他说:“昱久少爷,不要小看您抬起的这一厘米,这不仅是您恢复四肢运动功能的一大步,更是我应用康复医学成功的一大步!”

    他又说:“我老师克莱德曼已经对您足够感兴趣了,他正在调整行程,或许两周后就能赶过来。第一次看您的病历,他还以为我消遣他!以您受伤的部位和程度,人能够活下来,真的跟传说一样。”

    他再说:“克莱德曼先生对我国的春节非常感兴趣,他想亲身体会能吃会吃一族的食物狂欢节,对此他已经盼望很久了。昱久少爷的康复成果,就是老师来我国的最完美的借口。我先替老师谢谢您!”

    栗博士是我见过的话最多的医生。他可以在治疗过程中一直不停嘴地说。我这样一个面部瘫痪、不能说话的失忆病人,实在不能算作一个好的聊天对象。所以,有一次,他跟我说了一个多小时的生物化学,实在是太难为他了。

    今天,他不知是从我的哪个眼神里,读到我想跟他说话的意思,一意孤行地把电脑支架调整到合适的位置,打开智能语音,把触摸板塞到我手下。然后,他继续按摩。由于电脑支架的阻挡,致使他的按摩束手束脚,他也在所不惜。

    我打字:栗博士,你觉得,我还会陷入长时间的昏迷吗?

    他耸肩摇头,笑道:“我认为不会,除非发生了新的伤害。”

    我在心里说,好吧,那我就昏迷给你看看!其实,最近我一直想让安德鲁带我去津城看看。年前,小研究儿被送过去,一直在岳林身边。我希望能够过去帮它做个翻译,或许能给岳林带来更大助益。

    当然,促使我想再度变成猫,最大的动力还是小娜娜。昨天,旭哥跟我视频聊天,提到除夕夜闯进姥姥家门的那几个人,他们最先供出的作案动机,居然是找杜娜寻仇。说是因为表白被拒。

    对于这个动机,我听后的第一感觉就是,假的。小娜娜的性格我还是有一定的了解,她本能地讨好身边的每一个人,唯一的目的就是自保。

    所以,她不会允许自己得罪一个对自己有好感的人。如果那人喜欢她对她表白,而她不喜欢他,她会找到很自然不尴尬的方式拒绝,至少不会反目成仇。

    这几个人先拿表白被拒说事,说明他们身后的主使人调查过小娜娜,知道她跟姥姥家的关系。甚至可能知道除夕夜旭哥不在,家里只有老人和女人。

    那么问题来了,幕后主使人调查了小娜娜,却不知道姥姥和小娜娜的身边有小辉、阿明等四个护卫。这点很耐人寻味。到底是什么人,会有这样的失误呢?

    “昱久少爷,您不要有这个担心。”栗博士非常自信地安慰我,“您看,萧教授是一位脑系科的大咖,他这么久不来关注您,可不是忘了您,而是他认为,您脑袋里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我打字:我在想,如果我再度昏迷,栗博士会有什么反应。

    他爽朗地笑起来,笑过之后,他说:“昱少爷,人体是一个有着成千上万个零件的大机器,从功能角度来看,又分为八大系统。它的复杂性是目前所有人造机器都无法比拟的。所以,医学是一门有点玄的科学。”

    我打字:您的意思是,其实谁也说不准,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嘿嘿!”他眉飞色舞地笑着,口罩都约束不了他咧开的嘴巴,“医学,让我们行内人说起来,就有点太自由散漫了。但很多时候,确实是发生了什么之后,我们才会去寻找原因。即使找不到原因,我们也得试着去解决。只要解决了,原因就不重要了。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我打字:懂了。您的意思是,如果我再度陷入昏迷,只要我最终又醒过来了,倒无所谓为什么会昏迷?

    他挑起一边的眉毛,略带尴尬地笑笑,说:“正像是一个特别繁复的微积分方程,最终得出的结果可能是非常简单的。但,如果我们用上了所有已知的定理公式,还是一团糟,那么原因只有两个,要么是有个定理我们还不知道,要么是马虎了,出题人或者解题人写错了一个数字或者一个符号。”

    “栗博士,昱哥,你们在讨论什么问题呀?”里间的门缝变大了,挤出一个大脑袋。

    我打字:安德鲁,你不好好做题,偷听我们说话。

    安德鲁拉开门,迈步出来,笑道:“没有,我刚好做完了一套题,正跟睡得正美的小三子说,我想去津城找小娜娜玩,问它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鬼灵精安德鲁,他大概已经听出我的意思。我变成小三子之后,自然是需要由他护送到津城。

    栗博士笑道:“安德鲁,如果你真想离开一段时间,首先要考虑的问题是,跟老韩报备。让他安排一个合适的人,陪在昱久少爷身边。他现在还离不了人。”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一只猫的穿越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