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一如既往的冰冷

    “太姥姥,过年好!”含着金属音的童声之后,穿戴得红彤彤的小君君给菊菊奶奶鞠了一躬,然后举起一双小手等红包。

    一声“太姥姥”,应该是破冰之举了。原本君君是叫“太奶奶”的,这样的变化,应该就意味着,春晓姐要认老太太这个姥姥了。

    人们都笑起来。老太太没什么意外的反应,只笑得见牙不见眼,从口袋里摸出厚厚的红包,放在孩子的小手上,笑道:“好孩子,乖乖地,新年长高高!”

    小家伙黑宝石一样的大黑眼珠精光闪亮,他笑嘻嘻地说了声:“谢谢!”

    春晓姐穿着亮紫色绣花华服夹袄长裙,领子和袖口是同色系风毛,越显得肤白貌美,气质高贵。

    她拉着江老师的手,双双对菊菊奶奶微欠身低头,齐声道:“姥姥,过年好!”

    老太太笑眯了眼,点头儿道:“哎,好、好!好孩子!”

    春晓姐从江老师拎着的袋子里,拿出一件绛紫色的羊绒大衣,双手捧着送到老太太面前,道:“姥姥,这是我们给你老的新年礼物。”

    姥姥微微地笑着,接过衣服,说:“好孩子,难为你想着。”

    春晓姐把大衣塞到我手里,上前一步搂住老人,哽咽道:“姥姥!”

    老太太抱住盼了快三十年的外孙女,轻轻地拍着她的脊背,终于忍到极限,眼圈儿也红了。

    我鼻子有点酸,想着这一家子真的太不容易了。但是突然瞥见师母跟师父对视的眼神儿,我才意识到,他们老两口还不知道这里面的细节。

    师母看向我,我也没办法在这一时半会儿地说清楚啊!下意识地,我就举了举手里的大衣。

    师母上前一步抚上儿媳妇的后背,轻声儿道:“春晓,你给姥姥买的衣服,最好还是让老太太试穿一下,看看尺寸合不合适。”

    春晓姐脱离老太太的怀抱,江老师立马递上纸巾。老太太接过来,就要帮外孙女擦泪。

    春晓姐扶着老太太的胳膊,道:“姥姥,我自己来。”她接过纸巾,沾了沾脸上,扭头儿道,“娜娜,帮姥姥试一下大衣。”

    大衣很合身。

    师母道:“这个大小的正好,再长点走路时碍事儿,再短点又不够大方。”

    老太太摸着大衣的绒面,道:“嗯,这个厚度也刚好,年后天儿越来越暖和了,穿着这个比鸭绒服轻便。”

    抬起头,老太太对上东方旭的视线,忙道:“旭儿,认识伯父伯母吗?”

    师父忙跟东方旭握手,笑道:“认识认识。”

    东方旭面带笑容,道:“江伯父江伯母过年好!”得了回应后,又对春晓姐和江老师道,“姐姐、姐夫过年好!”

    江老师也是上前握手,拍拍东方旭的胳膊。春晓姐则微笑着点头,摸摸君君的小脑袋,说:“叫舅舅。”

    君君两眼放光,龇着小白牙,对着东方旭一鞠躬,道:“舅舅过年好!”说完,又举起一双小手。

    人们又都笑起来。旭哥摸出红包,递过去一半,道:“让舅舅抱抱。”

    君君并不怯场,张着小手被对方抱起来,双手攥着两个大红包,对父母得意地笑道:“又拿到一个大红包!”

    通过拜年,结束了阔别二十几年的骨肉分离,消弭了相见不相识的尴尬,尽管还存着一点亲缘关系的错位,却也并没有不妥了。

    一家人坐下来,老太太先问春晓姐:“你们父亲的伤怎么样了?就在医院过的年吗?”

    春晓姐细细地回复了,她年前去看望过父亲,并再次邀请他伤愈后来津城团聚,在女儿身边安度晚年。

    然后,春晓姐拉着我去做饭,由菊菊奶奶亲自告诉江家两老,二十多年前至今,眼前和背后的故事。

    厨房里,春晓姐压低声音,给我讲他们小夫妻的和好过程。东方旭突然推门进来,道:“杜娜,你来一下。”

    空无一人的客厅里,两个圆形的饭桌已经支开,上面摆着碗筷,和饺子醋、腊八蒜,以及刚刚上桌的冷盘。

    我问出来:“怎么了?”

    他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却仍用一贯跟我说话那种平淡语气道:“岳林又给我打电话了。他得到消息,除夕夜那几个人,没那么简单。”说完,他又用那种询问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还有话没告诉他似的。

    我虽然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但也耐心道:“我早就说过了。那人跟我表白过,但当时,确实是真一半假一半说的,并没有翻脸,何至于他来寻仇呢?”

    我一直都很有自知之明,人群里,自己不属于姿色出挑的,也就占了个性格好,与人为善,年纪大的和年轻的都跟我关系不错。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有人喜欢应该也正常的吧?我没觉得这是啥需要特别注意的事。

    旭哥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目光里隐含的意味不明让我莫名地恼火。什么意思呢?我也是事件的受害者好吗?谁知道那人哪根筋不对了,带着人私闯民宅,又违法又犯罪的,我怎么知道是为了什么啊?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一只猫的穿越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