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我一单身狗

    “昱哥,我又来跟你报到了!”安德鲁推着拉杆箱走进门,笑嘻嘻道。

    我正跟旭哥视频通话。看了安德鲁一眼,打开一个新文档,打字,并用模拟人声读出来:你倒是积极。

    “那是!”他丢下行李箱,跑过来道,“大年初二‘姑爷节’,我爸来给老夫人拜年,我就坐顺风车来了。你跟谁视频呢?”

    他不容分说摘了我的耳机,我点了音箱放音。

    旭哥说道:“实际上,昨天我一到津城,就跟小林子通了电话。他说,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说着,他跟出现在画面里的安德鲁挥手。

    “嗨!旭哥,过年好!”安德鲁贱兮兮地打招呼,忙不迭地问,“旭哥你说啥呢,再说一遍,你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画面里,旭哥应该是把手机放在了写字台上边的支架上,他后面的背景是房子的一侧墙壁和天花板。墙上挂着一个硕大的“福”字,下边吊着一只大红同心结,以及一对饱满的红色穗子。

    他抿了一口茶,道:“你还没听说吧?除夕夜姥姥的新家闯进了几个坏人。”

    “什、什、什么?”安德鲁眨巴着眼睛,一叠连声地问出来,“姥姥没事吧?小娜娜没事吧?”

    “当然没事!”旭哥道,“小辉他们四个当时都在场,没怎么费劲就都撂倒了,警车来了之后都带去了警局。”

    “哦。”安德鲁松了一口气,看着我道,“你跟旭哥当晚就知道了吧?”

    我打字:事发当时,我们正跟姥姥视频聊天。

    安德鲁一挑眉毛,瞪着眼珠子道:“是吗?那你们俩得多着急啊,干看着帮不上忙。”

    旭哥道:“好在小辉够警觉,人还没进院子,就给屋里的三个发了警示信号。所以,那几个人并没来得及闯进屋里。”

    “现在是什么情况?”安德鲁问道,“警局那边有消息吗?是一些什么人?”

    旭哥咋舌道:“刚不是就说到这个吗。那边效率很高,大年初一就开始审问。几个家伙一致说是帮着其中的一个人寻仇。”

    “什么仇?”安德鲁紧跟着问。

    旭哥抿了一下嘴,看了我一眼,才道:“说那个人原是杜娜超市的同事,跟她表白多次被拒,想趁着人多势众,教训一下她。”

    安德鲁对着我瞪眼珠子,意味不明地撇撇嘴,道:“是不是小娜娜说了难听话,让那人恼羞成怒了?”

    我打字:你听旭哥说完。

    他龇牙一笑,正要说话,突然就跳起来,撞着椅子,发出挺大的动静。

    “怎么了?”旭哥也明显吓一跳,赶紧问出来。

    “昱哥他!他、他、他!”安德鲁瞪着眼站在那,指着我的病床,说不出一句整话。从我躺着的角度,并不能确定他在指着什么。

    我打字:怎么了?

    他一下子又笑起来,跳着脚儿道:“栗博士呢?他在不在这边?昱哥你还不知道吧?你的手臂刚才在移动!”

    我也很惊讶,心里狠狠地跳了一下,刚刚我的注意力都在三个人的对话上,没注意到自己移动了手臂。

    自打两周前能够吃流食,身体其他部位的恢复再没什么进展。难道,我的大脑对于运动神经的支配,又有了一个大飞跃么?

    不由得,我就想挪动手臂和腿脚。我盯着安德鲁,他盯着我的手臂。

    他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问道:“昱哥,你感觉到了么?”

    旭哥从视频里问道:“怎么样?怎么样?真的可以动了吗?栗博士回去过年了,你可以给他打电话,给他发一段视频过去,安德鲁?”

    安德鲁没有理会旭哥的话,盯着我的手臂,问:“昱哥,你感觉不到吗?”

    我打字:这次感觉到了,刚才没有感觉。

    他雀跃地摸出手机,对着我的手臂,道:“再动一下,动一下。”

    终于,旭哥在安德鲁发给他的视频里,看到了我手臂的动作。他笑道:“很好很好。赶紧发给栗博士,问问他,之后做什么样的康复治疗。”

    他们俩个埋头仔细地看着视频,交流着自己的想法,把我这个正主扔在一边不理睬。我竭力地想抬起前臂,可是不能,只能慢慢的左右移动。

    忽然,画面上的旭哥抬起头,说:“堂姐他们来了。”

    我打字:那人真的跟小娜娜有关系吗?

    旭哥已经起身要出去了。他匆匆说了一句:“你们直接问岳林吧。”然后就切断了视频通话。

    我赶紧找到岳林的微信,发出视频邀请。那边振铃响了好几声,才接通了。画面里却是小研究儿的脖子和嘴,它喵喵喵地叫着,可惜我跟安德鲁都听不懂,它要表达什么。

    好在画面之外响起岳林的声音:“小研究儿,你越来越厉害了,视频通话也会了?”他嗓音有点沙哑,显然是刚刚睡醒。

    安德鲁笑道:“岳哥,你今天不值班哈?”

    岳林把手机放在支架上,画面里,他躺在床上,小研究儿趴在他胸口。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一只猫的穿越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