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被你们塞一嘴狗粮

    手一直在抖,可是我不觉的自己怂。我一个乡下来的小丫头,哪见过这阵仗?买凶杀人什么的,还夜闯民宅,不是只有电影电视剧里才会有吗?

    “娜姐,后门关着呢,后院没事,大门也锁着呢。”阿明跑回来,“我到院子里去了,得看好了那几个人,等警车来。”

    “好,你去吧。”

    我在背着人的地方使劲攥了攥拳头,手终于不那么抖了。虽然心还跳得很快,落不到底似的,我还是强自镇定,搀扶起奶奶,道:“小老太太,你老这么见多识广滴,也没经历过这样的除夕夜吧?”

    老太太的手臂僵硬,脸上却也笑起来,道:“丫头,跟着老太太我,你就开眼界去吧!旭儿那边还等着说话呢,桂桂。”

    老太太指着我的手机,让桂桂去拿。刚才情况紧急,我把它扔在沙发上了。桂桂起身去拿起手机,把主镜头对着奶奶和我。

    手机里传出旭哥急切的声音:“姥姥,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没事儿,旭儿,多亏了你安排了他们四个跟我们一起住。”老太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又说,“我一个老太太不值当的他们动刀动枪,还是冲着你来的,旭儿。你去跟老夫人商量商量,可不能整天介这样啊!”

    旭哥那边停顿了一会儿,才道:“姥姥,正常来说,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应该是哪里出了问题。等我明天过来,再详细跟你说吧。”

    老太太跟我对视着,我也听到了警车声,应该是已经停在了小街口。

    老太太道:“旭儿,你明天先不要过来了,有他们四个,我不会有事儿的。你过来的话,可能就不一样了。”

    那边没说话。我突然明白过来,应该是昱久跟旭哥两兄弟在商量。

    我把掉在地上的饺子捡起来,扔进垃圾篓,低声问老太太:“奶奶,剩下的面和馅,还包吗?”

    “包!”老太太看看自己的手,笑道,“等等,跟旭儿说完了,咱们都得洗洗手,再接着包。”

    这时,外面院门响,听着像是不少人跑进来,同时,后院也有了动静。然后,听见有陌生男人喝道:“都把手举起来,转身面对墙!快点!”

    又有人问:“谁报的警?屋子里还有什么人?”

    奶奶把手伸向我,说:“丫头,先扶我一把。”又对着桂桂举着的手机,说,“旭儿,警方来人了。你放心吧。过会儿咱们再说话。”

    旭哥那边答应着,视频就切断了。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出现在案发现场,被全副武装的民警叔叔盯着时,我脑子嗡嗡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不是受害者吗?为啥要被民警叔叔怀疑?

    后来还是奶奶压得住茬,跟民警对上话,才把事情交代清楚了。但好说歹说,还是需要所有人都到局里做笔录,老太太是实际的当家人,就更不能不去。

    等从局里回来,又把过来询问情况的邻居都送出去,已经十一点多了。

    辉哥在外面看着,阿明坐在沙发上,帮小良和志清包扎伤口。阿明嘴利索,告诉奶奶对方也是四个人,前院三个,后院一个,打起来之后,后院那个才跑来前院。

    据阿明说,那四个人并没什么武功,就是社会上的混混,所以没几下,就被他们撂倒了。不过,毕竟对方拿着匕首和木棍,辉哥他们四个多少都有点小伤。

    菊菊奶奶拍拍我的手背,又握住桂桂的手,笑道:“丫头,桂桂,害怕了吧?没事儿,都过去了。丫头,去厨房烧水,咱们煮饺子吃!马上就十二点了。”

    我脱了羽绒服,走去厨房,洗锅添水打火,面对舔着锅底的蓝色火苗,我才慢慢醒过神来。这之前的几个小时,忽忽悠悠就过来了,都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

    对呀,原本自己就是一枚蝼蚁一样的小人物,从什么时候开始,人生突然就开挂了呢?认识了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经历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

    就是从小三子从宠物医院跑出去,撞在车上开始的吧?然后它醒过来就不对劲了,与那位失忆的昱久少爷互换了灵魂,然后旭哥跟菊菊奶奶出了车祸。

    然后、然后,事情就发展到现在这样,跟演戏一样,一出一出地,不知道要啥时候才能大结局。

    “娜姐!”桂桂放下一盖帘饺子,笑嘻嘻地推了我一把,“想啥呢,水都开了。”

    我掀开锅盖看了一眼,笑她:“还早呢,哪就开了?”

    她搬了个小凳子坐我旁边,小声儿道:“娜姐,要不要给岳哥打个电话?”

    “给他打啥电话?”我奇怪地看着她,突然发现她的头发黑亮黑亮的,笑道,“桂桂,我才发现,你的头发变好了,脸上也有点肉肉了。”

    她推开我的手,道:“别总捏我的脸,你也才比我大几个月,装模作样地,就跟我长辈似的。”

    我笑道:“我发现了,你这头发好了,脸上有肉了,可能是这几个月营养好了,之前你就是太克扣自己的饭食了。”

    她乖乖地看着我,道:“姐,还不是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一只猫的穿越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