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之鬼(完)

的你也拥有了无坚不摧的肉体,天生的天气术式加成在你的血鬼术上,制造出上弦也难抵御的极温。

    你没有吃人,但你杀了很多很多人。

    有时候你也觉得,这样的你真的有资格替杏寿郎报仇吗?

    他为了守护人类战死,可他的妻子却是杀人的恶鬼。

    多可笑啊。

    他是英雄,你不能成为他的污点。

    你如此想着,戴上了面具。

    神赐予你的力量在你成为鬼之后终于尽数显露,绝佳的天赋,与生俱来的力量,你成长的比任何一只鬼都快。

    只是,在面对上弦前列的强者,你仍然力有不足。

    你真痛恨过去几百年自己的浑浑噩噩,在你茫然度日时,他们一步也没有停下,每一天都变得更加强大。

    或许是无惨血液的影响,你变得暴躁易怒。

    有时候你也会偷偷去炼狱宅附近,那里又种上了新的紫藤花。

    你便躲在远处,偶尔能看见父亲槙寿郎带着阳太和千寿郎出门散步。

    你和杏寿郎的事给了他很大的打击,沉迷酒精的他又重新握起了日轮刀,小小的阳太就这么亦步亦趋的跟着他修行,像极了他父亲小时候的样子。

    在未来的某一天,也会成为可靠的大人,继承炎柱之名,为了没有鬼的美好世界而努力。

    真好啊。

    如果你能够陪在他身边,一同在阳光下行走该多好。

    你合上双眼。

    天玉主赠与你的花好像真的能带来幸运。

    鬼杀队在与鬼的对抗中慢慢取得了优势,这让鬼舞辻无惨越发暴戾。

    他发了疯的想要得到青色彼岸花的下落。

    你身负神明的保护,无惨杀不了你,肉体的折磨却少不了。那双梅红的眼睛无时无刻不盯紧了你,你不敢再偷偷给鬼杀队送信,但已显的颓势又哪是容易扭转的。

    你没能成长到和童磨猗窝座匹敌,可你抓住了时机。

    彼时,你的孩子阳太已经成为了新的炎柱。

    无限城的决战中,他和他的伙伴一起杀死了猗窝座,而你,站在了童磨的身边。

    在你们对面的,是嘴平伊之助,以及惨死童磨手下的,花柱的两位妹妹。

    这就是宿命吗?

    你能感觉到,他们不是童磨的对手。

    “弥衣不用插手哦,”他笑眯眯的说,“就让我好好陪这些可爱的孩子玩玩吧。”

    面具下的你冷笑着躲在了一旁,因为天玉主的缘故,无惨无法读取你的思考和位置。

    你毫不避讳的做起了手脚。

    对于你所做的一切,童磨当然知道,可自负的他并不放在眼里。

    那么,被反噬也是理所当然。

    当你踩在他的头上时,那张漂亮的脸终于有了一种名为迷茫的表情。

    “弥衣…恨我吗?”

    恨吗?最初是恨的。

    你恨他,恨你的母亲,恨天玉主,恨无惨,也恨猗窝座。

    可最后你发现,你最恨得不过是那个弱小无能的自己罢了。

    你用力的闭了闭眼,踩碎了童磨的头。

    伊之助他们正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你,不远处,阳太的身影慢慢出现。

    他来支援了。

    你看着他太阳般耀眼的金红色头发,赤色的瞳里是坚定的信念。

    他已经成长为非常优秀的男人。

    天际灰色的云海渐渐散去,霞色的光辉一点点散播开来。

    天快亮了。

    久久滞立不动的你终于行动了,周围的人都握紧了手中的日轮刀。

    你一步步走到阳太的面前,那双柔软纤细的手握着一支盛开的青色花朵。

    “送给你,”你轻声道,“是带来幸运的花哦。”

    “别拿!”重伤倒在地上的伊之助哑声道,“这可是那个上弦之零!”

    阳太怔了下,伸手接过你的花。

    “我没有感觉到你的恶意。”他的声音清朗,笑容明亮,“我们认识吗?”

    “不,”你看着渐渐升起的红霞,“我只是个…路过的好心人。”

    这是个生活在太阳之下的孩子,他不必知道太多。

    他只需要大步向前,迎接属于他的美好未来。

    太阳升起了。

    灼热的光燃烧你的皮肤,你执拗的看着他,最后说了一句。

    “就祝君,武运昌隆。”

    你的身影渐渐消散,恍惚中,你仿佛看到了杏寿郎的身影,看到了他向你表白的那一天。

    漫天的烟花绚烂至极,他害羞却坚定的亲吻你的唇,请求你嫁与他。

    如果可以,

    真想再看一次那天的烟花啊…

    Ps:算是烂尾了吧,写的有点累了。青色彼岸花的线是用来嫖无惨的,但想了想觉得这样篇幅又要拉长就删掉了,所以看起来这条线好像没什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一夜春(h)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