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之鬼(完)

    “弥衣…弥衣。”

    温暖的,悲伤的声音在呼唤你。那是你从未听过的声音,却并不让你厌恶,反而有种莫名的熟悉和亲近感。

    是谁?

    你迷迷糊糊睁开眼,只看见剔透的冰色山川,雾色的蓝天,冷冽的雪意。

    一身雪光的少年坐在你身旁,雪色的发,晶莹剔透的蓝眸,细致如白瓷的肌肤在淡雅如雾的山水间多出一层迷人的光泽。

    温柔而凛冽。

    你眨了眨眼,眼前的少年正温柔的注视你,目光深沉久远,仿佛在透过你看着另一个人。

    “弥衣。”

    他的声音很好听,让你有种莫名的亲近感。

    “你是?”

    “你可以称呼我为天玉主。”他的笑容温柔而悲伤,“非常抱歉,没能保护好你们。”

    他摸了摸你的头,像是某个许久不见的长辈。

    天玉主?绫烬天玉主?!

    你还以为祂早就死了。

    像是看穿了你的疑问,他轻声道,“我确实受了重伤,但并没有死哦。”

    神明哪是这么容易被杀死的。

    事实上,在当年的屠神之战中,若不是为了保护你的母亲安全离开,祂根本不会受伤。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沉睡。”他接着道,“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神明的目光清澈而温和,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全是忧郁悲伤。

    “没能在你们需要的时候出现,没能让你们幸福…”

    明明祂赐予的血脉是为了你的母亲能带着笑容幸福的生活下去,最后却成了她死亡的诱因。

    甚至于,这份不幸也传递给了你。

    祂捧在手心呵护着长大的女孩,在离开祂后迅速的枯萎了。

    当祂留下的禁制被触碰,那份浓烈的爱意支撑着祂自沉睡苏醒,来到祂心爱的女孩身边。

    祂愤怒,伤心,恨不得杀掉所有伤害她的人。

    可她却握住祂的手。

    “您不会嘲笑我的软弱吧?可是,没有您的世界,活着真的好累。”

    她浑身是血,脸上却是满足的笑容。

    “能在死前见到您,真的是太好了。”

    “如果可以的话,请偶尔照顾下我的女儿。”

    “她叫弥衣,花山院弥衣。”

    她就这么离祂而去,而祂也再度陷入沉睡,终于在遥远的现在,与你相遇。

    你耐心的倾听听着祂的话语,心中一片平静。

    “所以呢,您想做些什么?”你问道。

    祂凝视着你与你母亲相似的脸,湛蓝的眸子温柔的不可思议。

    “鬼舞辻无惨给你注入了他的血液,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帮你剔除掉。”

    说到鬼的血液,你突然想起从前童磨也给你注入过他的血液,但你却没有成为鬼。

    这么想着,你也这么问了。

    “你的体内有我的血脉,虽然微弱,但对于非始祖的鬼之血还是有抵抗的。”

    言下之意是作为始祖的鬼舞辻无惨的血是有用的。

    你当然不愿意成为怪物,但是,在此之前你必须问清楚。

    “那,您能让死人复活吗?”

    你的眼中闪着希冀的光,如果,如果可以的话…

    “不能,”

    祂摇了摇头,好像因为没能帮到你而十分愧疚。

    激动的心情一瞬间平复下来,你看着天玉主那双晶莹剔透的蓝眸,突然问了一句。

    “那您能让鬼消失吗?”

    “很抱歉,不能,”祂回答道,“鬼的存在是天的意志,他们的消亡也由天的意志决定。”

    “不过,我可以通过气运来加速他们的消亡。”

    ……

    最终,你没有让天玉主替你剔除掉体内无惨的血液。

    你实在太弱了,隔着几百年的差距,作为人类的你即使有神明的血脉也很难杀死童磨,想必那位杀死杏寿郎的猗窝座也一样强大无匹。

    只有成为鬼,或许你才有复仇的可能。

    因此,你请求天玉主帮你抑制住了鬼吃人的本能。

    你贪得无厌,既想要鬼强大的能力,又想要维持身为人的尊严。

    “送给你。”天玉主拿出了一朵青色的花递给你。

    “它是独属于你母亲的花,或许能给你带来幸运。”

    幸运吗?

    你接下了这份祝福。

    童磨再也不能囚禁你了,你成为了新的鬼月。

    特殊的血脉,特殊的能力,无惨为你创造了一个新的位置。

    上弦之零。

    “零是起始,也是终焉。”他如此说着。

    彼时的你早已知道他对于青色彼岸花的执着,他渴望在你身上得到突破。

    休想。

    你这般想着。

    鬼的强大真的超乎你的想象,哪怕是柔弱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一夜春(h)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