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之鬼11

    你被童磨囚禁了。

    他用锁链锁住你的手脚,将你困在房间里。你的饮食,卫生全都由童磨一手负责,你甚至看不见其他人的影子。

    这座寺院好像荒芜了,只剩你和童磨两人。你是他豢养的宠物,每日等待主人的临幸。

    真难熬啊。

    你靠在墙角,望着窗外隐约的月色,周身一片狼藉。

    从前的几百年都过来了,现在的短短几日却让你难以忍受。

    你真的好想好想杏寿郎啊。

    他的任务大概已经结束了?或许他已经带着给你和阳太的礼物回家了,见不到你肯定很担心吧。

    说不定正在四处追寻你的下落。

    你既希望他像英雄一样从天而降,又希望他永远也追寻不到。

    因为你清楚,他不是童磨的对手。

    有脚步声在门外响起,是童磨。他的步子似乎比平常快一些,大概是遇到开心的事了。

    你在心中冷笑,让他开心的能是什么好事呢?

    他进来了,浓烈的血腥味伴随着他行动间带起的风散在你的鼻间。

    他又压在了你的身上。

    削瘦却并不单薄的男性躯体还残留着血丝,他的手指在你的小穴里捣弄,没有清理的白浊顺着手指流出,他把液体随意抹在你的整个花穴上,弄得湿湿润润便挺着肉棒插了进去。

    “弥衣的小穴好骚,怎么操都是紧的。”他一边挺着肉棒插弄,一边含住你雪白圆润的奶子,大口吮吸你的奶水。

    你闭上眼,不想看他,只等这一波的折磨过去。

    察觉到你的动作,童磨低声笑了,含着奶头的笑声含糊不清,令人厌烦得很。

    “嗯,有件事忘了跟弥衣说哦,”他吸了口奶水,渡到你的嘴里,甜丝丝的奶汁温温热热的,顺着咽喉流进身体。

    “那位鬼杀队的炎柱,”你睁开了眼,童磨正看着你,刻意拉长了音调。

    “他死了哦!”

    “被猗窝座阁下杀死了!”他笑嘻嘻地说道,“是在…无限列车?听说是为了保护车上的几百号人呢。”

    “好惨哦真的好惨,”他打开折扇遮住自己的下半张脸,七彩的眸子里溢出些许泪水,“弥衣岂不是要做寡妇了?”

    “可怜的弥衣。”

    童磨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一边笑着一边流泪,说不出的恶心。

    你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杏寿郎…死了?

    怎么会呢…他还说要带礼物给你和阳太的…

    不会的…

    不会的…

    乌黑的瞳逐渐失去焦虑,你看不清眼前的东西,也听不见任何声音,只不断重复着不会的,不可能的。

    童磨饶有兴致的看着你,下身的动作没有停止,粗大的肉棒反而胀大了一圈。

    黏在花穴上的精液和新操出的汁水交缠,黏黏腻腻的,十分色情。肉棒进进出出,每一下都顶到你的最深处,带给你身体无限的快感。

    但在此时此刻,你的身体和灵魂好像割裂了。

    你体会不到肉体的欢愉,整个人脑子里全是杏寿郎的身影。

    第一次见面时,他带你回鬼杀队时,教你剑术时,说喜欢你时…

    他是你生命中唯一的火光。

    你生活在欺骗和谎言的地狱,见过无数因欲望而死的丑陋模样,甚至你本身也是贪婪自私的产物。

    你的一生本该是阴暗丑陋的。

    直到你遇见他。

    他是冬日的阳光,看似燃烧的烈火,内里却满是温柔赤诚。

    永远蜷缩在地底发霉发烂的种子终于生根发芽,在他的呵护爱怜下生长,向着烈火与阳光而生。

    一切都没了。

    你瞳孔中的黑色晕染开来,寺院周围的气温开始上升,灼热的温度一点点蔓延,笼罩了整个国度。

    你从来都不知道,神明给予了你母亲多大的宠爱,

    而你,又因此获得了多么强大的力量。

    你是胆怯的蜗牛,身负世上最珍贵的东西,却只会缩在壳里瑟瑟发抖。

    现在,蜗牛终于出壳了。

    “不会的…”

    你慢慢支起被童磨操控的身体,眸子里一片漆黑。

    “杏寿郎…不会死!”

    你几乎失去了意识,只凭借身体残余的本能攻向了童磨。

    他轻易地化解了你的攻击,那双大手握住你的手,脸上满是游刃有余,“呀,弥衣生气了。”

    气温的变化越来越大,在这个夜晚里,稻草,作物开始枯萎,恐慌的气氛在这个国家蔓延。

    你的手凝结出闪电,雨水等种种气象,毫无章法的扔向童磨。没有经过控制的力量炸坏了屋子,漫天的烟尘,一片残缺废墟中,只有你们对峙的身影。

    “弥衣,”童磨看着这片废墟,表情有点不悦,“真是不听话啊。”

    “只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一夜春(h)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