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之鬼10

    杏寿郎一大早就出发了。

    “我很快会回来的,”他在门口同你吻别,“会给弥衣和阳太带礼物哦!”

    潇洒的转身,他的羽织随着微风起舞,背影宽厚而坚定。

    会没事的,你在心中默念。

    可你怎么也没想到,这不祥之感应验的这么快。

    就在杏寿郎离开的当夜,你见到了童磨。

    彼时,你正同千寿郎一起逗弄阳太。小小的男孩咿呀咿呀的闹腾,气氛很是热闹温馨。

    突然,浓烈的不安在心口出现,撞的你几乎要死过去。

    随即来到的是穿透门阀的莲花状冰晶,直直刺入身后的墙,破碎的门隐隐约约可见一个高大的人影,白橡的发中渗出血色的红。

    “躲开!千寿郎!”你知道这冰莲的冷气会冻结空气人的皮肤,连忙提醒千寿郎。

    破碎的门缓缓打开,高大俊秀的青年手持刻有莲花纹的金色铁扇,头顶宛若滴血的白发,俊美绝伦的五官,七彩的眼瞳里映出贰的数字。

    他笑的如沐春风,你却只觉遍体身寒。

    “好久不见,弥衣。”他微微弯腰,很有礼貌的同你问号,在看见千寿郎和阳太的时候呀了一声。

    “怎么还有两个孩子,真苦恼啊,本来想偷偷带走弥衣的。”他摇晃着扇子,歪头的样子像个天真不知事的贵族公子。

    然后,他收起折扇,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的解决方法。

    “诶!不如吃掉好了,我记得小孩子的肉质很鲜嫩呢。”

    “童磨!”

    你挡在千寿郎和阳太的前面,心中却满是平静。

    你的好运,终于用完了吗?

    童磨看着你决然挡在他人身前的样子,笑容里有一丝不快,“弥衣这几年的变化好像很大。”

    “贪生怕死的弥衣也会愿意挡在别人身前啊…”他低声呢喃,像是在对情人低语,“真令人不快。”

    他轻轻挥舞扇子,缠有莲花的冰藤蔓拔地而起,绕过你想要攻击两个孩子。

    “二之型,炎天升腾!”健壮的男性身影携裹着火焰而来,斩断了童磨的冰藤蔓。

    是父亲槙寿郎。

    “上弦二…”

    许久没有握过刀的他有几分生疏,在看见童磨眼里的数字时神情变得凝重,“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入别人家,也未免太不把鬼杀队放在眼里了。”

    “弥衣,带着孩子先离开。”父亲看了你一眼,便对着童磨冲了上去,他需要拖住他给你们时间。

    你连忙抱起阳太,拉着千寿郎一起逃跑。

    “姐姐,父亲会死吗?”千寿郎一边跑着,一遍问你,尚且青涩的男孩子嗓音里有点哭腔。

    “不会的,”你带着他离开了炼狱宅,把阳太交到千寿郎的怀里,“姐姐向你保证,父亲不会有事的。”

    “千寿郎,你听着,”你蹲下身,握住他单薄的肩,“现在带着阳太去鬼杀队求救!”

    “那姐姐呢?!”他吸了吸鼻子。

    “姐姐要去帮父亲,”你认真的同他说,“千寿郎是可靠的大人了,姐姐将阳太托付给你,你会照顾好他的,对吗?”

    “可是,可是…”

    “不要担心我哦,”你冲千寿郎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凉风的夜突然变得炎热起来,“姐姐我,可是很强的。”

    你转身离开。

    炼狱宅里的战斗已经快要结束了,沉迷酒精多年的槙寿郎完全不是童磨的对手。若是平常时候,自负的他或许还有兴趣和槙寿郎玩一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但炼狱宅距离鬼杀队的位置很近,就算是他也不想在敌人的大本营附近张扬。

    快点结束吧,他这么想着,手中的扇子散布出大片云靄般的冰晶,眼看就要将槙寿郎冻住。

    气温突然开始上升,灼热的空气化掉了凝结的冰晶。

    你推开门,手上握着一柄剑。

    “呀呀呀,弥衣回来了?真是难以想象啊。”童磨用扇子抵住唇,嘴角沁着温柔的笑,目光紧紧盯着你。

    “蠢女人…咳咳!”倒在血泊中的槙寿郎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谁让你回来的!”

    “这是我的事情,应该由我来解决,”你用手中的剑指向童磨,“我总不能一直躲在您和杏寿郎的背后。”

    结果很显然,你输了。

    幸运的是,鬼杀队来的很快,童磨没有来得及杀掉父亲槙寿郎。

    你又被带回了极乐教的寺院,这里的一切都还和从前一样,一点儿都没变过。

    你的房间也是。

    童磨把你抱在怀里,亲昵地在你耳边亲吻,“弥衣好狠心啊,丢下我一个人。”

    “想弥衣想的不行的时候就在这里解决,”他把你的头按在榻榻米上,浓烈的麝香气扑面而来。

    “这都是想你的时候留下的。”他笑眯眯的拽住你的头发,迫使你的脸对着他,“弥衣有想我吗?”

    谁会想这个变态呢?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一夜春(h)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