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之鬼9 rouzℎaiwu.orℊ

    在来到炼狱家的第二年,你有了新的名字。

    大家称呼你为炼狱弥衣。

    结实性感的腹肌紧贴着你柔软的小腹,粗壮的肉棒在你的小穴中不停抽插,肥腻多汁的穴肉紧紧吸附他的柱身,感受到这硕大肉柱的每一条纹路,硬的像是要把你捅穿。

    “太深了啊…”

    你呜咽着,泪眼迷蒙的看着正埋在你胸口处吸吮的男人,金色与红色相间的发丝磨蹭在你雪白的乳肉上,痒痒的。

    杏寿郎含着你的奶子,厚实的舌尖轻轻舔舐你的奶头,从软嫩到硬挺,红艳艳的乳头上都是他的口津,色情极了。

    “弥衣很有感觉嘛,”他含着奶头吸吮,含含糊糊道,“小穴绞的好紧。”

    他的另一只手捏着没有被照顾到的那颗奶头,缓慢揉捏,下身的肉棒还在你的身体里撞击,舒服的你仰起头露出优美的颈项曲线。

    实在太舒服了。

    你沉溺在杏寿郎给予的快乐中,浑身上下被一种酥酥麻麻的快感包围。roùsнùШù.ⅵp(roushuwu.vip)

    原来,和喜欢的人做爱是一件这么舒服的事情。

    杏寿郎的大手沿着你身体的曲线一寸寸抚摸,从锁骨到奶子,从纤腰至小穴,停留在你的阴蒂处。

    被肉棒插得湿乎乎的穴口全是黏腻骚甜的水液,他随便揉了两下便弄得一手湿滑。

    “好湿啊弥衣,”他的笑声低低的,莫名的性感,带出的轻微震动伴随着被舔舐的奶头传递给你。

    你有些羞恼,故意夹紧小穴中的肉棒,听到杏寿郎的闷哼声才又放松,一脸的得意。

    但随即来到的是男人更猛烈的抽插。

    “不要随便乱夹啊,小坏蛋。”

    俊朗英挺的脸上有汗液顺着往下滴落,滴到你雪白的肌肤上,麻麻的。

    杏寿郎把你推到地上,冷硬的触感让你稍微有些不适,清艳的眉眼皱了皱。

    “痛吗?”

    杏寿郎停止了动作,小心翼翼的想要把你扶起来。他一直很在乎你的感受,虽然看上去粗暴又蛮狠,但其实温柔的要命。

    你真的好喜欢。

    “不痛,”你的手穿过他的发丝环住脖颈,柔软的唇瓣贴上他的。

    杏寿郎很快反客为主,大舌伸进了你的口腔,温柔的探寻那一段柔软,搜刮你口中的香津,缠绕上你舌尖。

    口津的交换更深的点燃了欲火,你被迫的承受他越发凶猛的插干和亲吻,唇舌纠缠在一起,引起战栗的快感。

    他又一次将你放在了地上,不同于上次的是,他将你们脱下的衣物都铺在了你身下。

    你的腿生的很长,也很直,莹白的玉色。

    此刻,它们被杏寿郎抗在肩上,柔软丰满的奶子被他抓住揉弄,粗长的肉物撑开你的花穴,淫荡的汁液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湿了身下的衣物。

    胀痛酥麻的快感一波又一波,你难耐的呻吟出声。

    “好舒服啊…杏寿郎…喜欢…”

    嫩红的骚肉被操进拉出,粗壮硕大的龟头每一下都撞进你的子宫最深处,干出透明甜腻的汁水,黏糊糊的绕着两个囊袋,被搞成白色的泡沫。

    “要到了…唔啊…”

    杏寿郎的手掐住你小小的阴蒂,湿热的唇贴着你的耳朵,声音低哑暧昧。

    “今天,弥衣的哪张嘴想吃精液呢?”

    这种问题,谁要回答啊。

    你红着脸撇过头不理他。

    这个坏心眼的家伙却故意放慢了动作,本来大开大干的肉棒突然只在穴口缓慢磨蹭,即将攀升到顶峰的快感停滞,你不满的扭了扭臀。

    “在弥衣回答之前,我是不会给弥衣高潮的哦。”

    火红的眼眸紧紧盯着小穴和肉棒连接的地方,他的肉棒慢条斯理的在肉唇上滑弄,滚烫的温度让你酥痒的难以忍受。

    双腿难以自制的缠上他的腰,你一面自顾自的把小穴往他的肉棒上撞,一面哭哭啼啼道,“小穴,小穴想吃杏寿郎的精液!”

    终于,又粗又长的肉棒再一次插进了你的花穴。硕大的龟头顶开层层迭迭的媚肉,撑开穴口的每一寸,干进子宫的最深处,然后全部抽出又整根插进。

    “到,到了!!!”你尖叫着高潮,期盼的快感从被搞得酥麻的子宫处流窜到整个身体,大量的水液淋在杏寿郎的龟头上,再加上猛烈收缩的壁肉。

    他低吼一声,吻住你的唇,在唇齿的纠缠中将自己的精液灌进你的子宫。

    你用力的嗅了嗅,只觉自己的身上全是杏寿郎的味道。

    温暖,炽热的味道。

    少年的精力是最充沛的,尽管杏寿郎忙于杀鬼和训练,也从没有缺少过和你性爱的精力。

    每当你委婉的表示频率太高时,他就会理直气壮的说,“弥衣是我的妻子!丈夫疼爱妻子不是理所应当吗?”

    在杏寿郎夜以继日的努力下,你怀孕了。

    这下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一夜春(h)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