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和亲的异国公主39

    这一下峰回路转,各个原本就属于默默支持太子登基一派的大臣们立刻舒了心,当即拱手称赞起东方宸来,什么“高风亮节”,“智勇双全”,“还政于先帝血脉”,“诛杀宦党当居首功”,不绝于耳。

    东方宸毫不在意,坐在一边,无视了所有的称颂或议论。

    知道自己多年的准备只是源于一个误会之后,他对这皇位倒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执念了。

    皇伯父家的烂摊子,就让太子这个做儿子的自己去慢慢收拾吧。

    他现在只想,和她一起,去任何地方都行。

    众人等候了片刻,果然见到东方浩鄞被一个小太监引了进来。

    被皇帝禁足在东宫这么久,他看起来却并无甚颓败之色,反而精神饱满、仪表堂堂,依旧是之前那个风姿绰然的太子殿下。

    东方宸同他交谈了几句,几个老臣纷纷面带欣喜地拱手相庆,口中虽然都称恭贺太子恢复健康,实际大家心中都清楚,这是怎样曲折的一次皇权更迭。

    东方浩鄞神色淡定地交代了些关于国丧和登基大典之类的事宜,就让众人退下了。

    御书房里只剩下堂兄弟二人。

    “此次还要多谢宸王兄,否则高睦一党还不知要把朝廷祸害成什么样子。”东方浩鄞半鞠了一躬。

    “我也就杀了那个阉贼而已,”东方宸无所谓地摆手道,“剩余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你自己慢慢弄吧。”

    自从行宫回来之后,东方信基本就把重心放在如何让自己恢复健康和延年益寿上,积压了很多政务没有处理,自然也滋生了不少钻空子的腐败之臣,除了明面上的宦党,这朝廷里也有许多地方需要清理和重整。

    “王兄帮我处理了最棘手的那一个,何况……”东方浩鄞顿了一下,声音低了低,“按照皇祖父的遗诏,原本王兄也是有机会继承皇位的,如今拱手让给了我,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东方宸笑道:“你本就是太子,倒也不必这么啰啰嗦嗦,不过有一点——阿璃我是要带走的。”

    他的语气沉稳笃定,不是在征求对方的意见或者提出交换条件,而是单方面的告知。

    他想,反正在行宫的时候,对方都已经亲眼见证了他和阿璃的肉体关系,眼下正好省了麻烦,不用再多去解释什么理由了。

    “好。”东方浩鄞似乎思考了一瞬,又似乎没有,但出口的回应倒是十分干脆利落。

    东方宸满意地点头,正准备转身去长乐宫,忽然一个小太监进来报道:“世子爷……世子爷,宫外传来消息,说是康亲王爷他……他……恐怕将要……”

    小太监支支吾吾地不敢说完,东方宸已经猜到了后面的话,心中一惊,立马就准备出宫,却被东方浩鄞拦了一下。

    “宸王兄,宫里还有之前璃妃带过来的北域国宝冰莲,可解百毒,你先带回去王府试一试。”

    康亲王的病,说到底还是因为当初被小人暗算所中的余毒未清。

    东方宸立刻一口应下。他倒忘了这一茬了。

    于是小太监也火速领了吩咐去皇宫冰窖里把那朵北域进献的药花取了过来。

    “事不宜迟,宸王兄先回王府,璃妃就先叫她暂留在长乐宫吧,等王兄处理好了王府的事情,再来宫里接她亦可。”

    东方宸想到顾璃应该也要收拾收拾随身行李之类,眼下确实无法紧急随他出宫,于是应道:“好。”他抬了抬手上的玉盒,“多谢了。”

    急匆匆赶回康亲王府的东方宸并未想到,自己竟然还没来得及见到父王的最后一面。

    等他踏进王府大门时,入耳的就是一片哀哀的哭丧声。

    “世子爷终于回来了……”管家走上前来,用袖子抹了抹眼泪,“王爷他已经……仙去了。”

    东方宸脚步飞快地奔进了主院。

    他的乳娘、小厮,家里的丫鬟、仆从,全都整整齐齐地跪在地上,低声哀泣。

    他走进屋里,看着榻上那个已无声息的身影,沉默片刻,随手将装着冰莲的玉盒扔到了一旁桌上。

    长年以来,父王一直流连病榻,身体状况好几次濒临危险边缘,他有了长久的心理准备,因此当最终走到离世这一日时,对他而言其实并不算什么突如其来的打击。

    虽然没有见到最后一面委实令他有些懊悔和遗憾,但父王生前所叮嘱的那句“天下为重”,他也算不负所望了。

    东方宸觉得他父王有些过分仁义。被人害惨至此,这一生却始终无怨无恨。兴许只有大庆江山的安稳,才是他唯一内心牵挂的吧。

    第二日,宫中敲响了丧钟,正式向天下百姓宣告了皇帝驾崩,举国同哀,同时公布太子将于叁日之后举行登基大典。

    为了避免冲撞,东方宸最终定在了头七之后才公开发丧,将父亲好好地安葬了。

    诸多王公贵族纷纷过来康亲王府吊唁,心中均叹皇上和康亲王这一对亲兄弟虽然命运大不相同,最后撒手人寰的日子倒是十分接近。

    刚登基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