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和亲的异国公主21

    夏风带着几分倦燥吹拂入某高门府邸的院墙之中。

    僻静的阁楼之上,谢良执笔蘸了饱满的朱砂,一笔一笔地细细添在平铺于桌面的宣纸墨画上。

    最后一笔勾勒在画中少女的眼尾处,带起一抹鲜艳的、如泣如诉的晕红。

    是那晚她在他身下的模样。

    谢良停了笔,怔怔地望着这幅刚刚完成的墨迹未干的画作,心绪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如梦似幻的夜。

    人常云“襄王有梦,神女无情”,可他梦中的“神女”却对他百依百顺,似水柔情几乎都要溢出来将他溺沉。这么想来,他可比那劳什子襄王要幸运多了。

    其实自第二日清醒过来,他便知道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且不论当时屋子里残留的淫靡气味和水渍之类的明显证据,单单回想一下母亲安氏为什么要突然坚持带他去从未去过的兰若寺拜佛,一切就都有了解释。

    他突然间很后悔。

    既悔自己颓废到那般地步,让母亲焦头烂额地设法为他铤而走险;又悔自己那天夜里喝得烂醉如泥,都没有好好地跟日思夜想的公主说上一句话。

    他依稀记得自己抱着她,不知餍足地要了好多次,几乎彻夜交颈缠绵,而混沌之间也不知到底跟她胡言乱语了些什么。只有他在她身体里面律动的感觉,真实而清晰,甚至直到现在都还仿佛能切身体会到一般。

    这几日以来,他已经想明白,也看清了自己的心思。

    他对她的念想,根本不可能仅仅因为她的身份成为了皇妃而放下,进而随着时间烟消云散。既然如此,为何不想一想真正可能同她在一起的法子呢?她都能冒着欺君之罪的风险,创造时机偷偷来见他,他也决不能再纵容自己认命般地堕落下去了。

    按照大庆祖例,皇帝百年之后,生育过皇子皇女的宫妃便可荣升为太妃,继续留在后宫里颐养天年,而未曾生育过子女的妃嫔便会被统一送往皇家宗庙出家,从此常伴青灯古佛。

    如今皇上虽正当壮年,但公主毕竟年岁还小,只要她不生育子嗣,待将来皇帝大归之后,她便会被顺利放出宫外。到那时,他就可以另想个法子将她悄悄带走,再寻一处桃花源,从此隐姓埋名,朝夕相伴。

    谢良忽然感觉自己灰暗的生活重新有了期待。

    只不过这件事,少不得还需要别人的帮忙。

    屋外忽然传来小厮叩门的声音:“公子,四殿下来了。”

    谢良一听,飞快地扯过一张纯白的宣纸掩盖在方才的画作上,又用两块石镇纸压住,对着刚刚被推开的屋门迎了过去。

    “见过殿下。”

    “免礼。”东方浩鄞一把托住他的手肘,左右打量了他一番,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听谢相说你的病大好了,我便来瞧瞧。”

    “多谢殿下挂怀。”

    “看着确实恢复到了从前的七八成,剩下的还是好生吃药将养几日为上。”他抬起手指点了点面前的人,调侃道,“你们父子也真是,死活不肯告诉我你究竟患了什么病,我派来的御医都给推回去了,真是一个比一个顽固。我们好歹也曾同窗过那么几年吧?”

    谢良满含歉意地拱手:“劳殿下费心了。实在是不足挂齿的小病,无需惊动太医。”

    “罢了罢了,你能康复就行。”东方浩鄞随意地挥挥手,转头间无意瞟到了桌上的彩墨,“新调的颜料?又作了什么画么?”说着就想上前去看,却被谢良拦下了。

    他犹豫了一下,解释道:“此图尚未完成,等什么时候画好了再请殿下鉴赏吧。”

    “也行。”东方浩鄞没有在意这点小细节,想起了自己要讲的正事,“近日吏部有些新的调动,我有意安排你去顶顺俭司从叁品督察的职位,你觉得如何?”

    谢良请他坐下,又给两人分别倒了茶,细细思虑了片刻才道:“殿下勿急。如今形势未稳,而明眼人皆知我为殿下的心腹,若此时再升迁过快,容易为殿下招来闲言碎语,别有用心之人可能抓着此事妄言殿下徇私,还是暂且不动为好。”

    东方浩鄞也觉得有道理,便点点头没有再提。

    饮了半盏茶之后,不知不觉谈起了另一个事:“你可还记得北域公主,如今宫里的璃妃?”

    谢良一愣,差点以为他察觉了什么,尽量用平静的语气掩饰道:“她……怎么了吗?”

    “我记得你当初说她性子单纯,”东方浩鄞摇了摇头,“我看如今只怕未必。”

    “殿下何出此言?”

    东方浩鄞踌躇了下,不知为何还是决定不把她主动与他暗中结盟的事讲出来,只好敷衍带过道:“这数月以来,她既然能在后宫中安稳立足,想必也逐渐有了自己的心计与谋算吧。”

    谢良不甚赞同:“殿下这话有失偏颇。后宫是什么样的地方,殿下比我还清楚,真要学不会一点手段的话,她要怎么活?但我相信她的心计只是为了自保,必不会主动去害别人。”

    “才见过两面,你就如此笃信?”东方浩鄞疑惑。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