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和亲的异国公主15

    第二日醒来时,顾璃发现自己安然睡在内殿。

    躺在床上愣了会儿神,扬声唤来图雅侍候梳洗,顺带问了下昨晚的情况。还好没有任何人察觉到什么异常,孟长毅应该是悄悄把她送回来之后就暗中离开了。

    “陛下今晨已经同柳贵妃一同出发前往帝陵,”图雅一边帮她梳头一边禀报,“公主这几日留在宫里,总算可以自在地松口气了。”

    不用去延福宫请安,也不用虚与委蛇地应付皇帝,顾璃确实感觉放松不少,这一整天下来也算是悠然自得。

    然而正当她以为自己会度过一个闲适的假期之时,某人又在夜里找上门来。

    准确地说,是当顾璃被一阵起伏晃动弄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男人抱在怀里,而耳旁有夜风呼啸而过。

    “你……你要带我去哪里?”

    惊醒的少女牢牢地抓着男人的衣襟,纤细的身子缩在他的臂弯之中,带着几分无辜的茫然。

    东方宸揽紧了她的腰肢,勾唇一笑:“到了你便知道。”

    片刻之后,顾璃就看到了眼前耸立着的一座高台般的黑色建筑,由下往上是梯形结构,越往高处越狭窄。

    而顶端几乎高耸入云。

    “这是……什么地方?”顾璃惊愕地仰着小脸看着这楼台,这么高的高度,只怕站在顶上俯视整座皇城都没问题吧。

    东方宸没有说话,抱着她轻巧的身子,连续几个纵跃,在高台外围一圈一圈的石阶上借力,干脆利落地翻到了顶层。这顶层的面积大约也就普通暖阁的一半大小,不过四周都围了齐腰高的泥石护栏,倒是不用害怕摔下去。

    他把少女稳稳当当地放下地,才开口答道:“此处名叫摘星台,是整个皇宫的最高处。”

    “摘星台?”顾璃眨了眨眼睛,看向那四角的飞檐雕壁。莫非宫里还有国师之类的,夜观星象占卜国运不成?

    男人的话很快打消了她的疑问。

    “这是当年柳贵妃最得宠的时候,皇上为她修建的,专门只是为了夏日夜里,观赏星云夜景之用。”

    这楼台实在太高,往下看去,地面的草木都依稀模糊了轮廓,耳旁万籁俱寂,只余习习夜风和檐角外夜幕中隐约闪动的星星光亮。

    摘星台。还真称得上一句“手可摘星辰”。

    她刚在心中微微惊叹了一下,眼角余光就看到男人靠近过来,一侧首,他似笑非笑的表情闯进了视线:“你若是喜欢赏星星,这里就最适合不过了。”

    她一惊,带着几分戒备后退了半步,紧紧地盯着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东方宸已经欺到了她身前,捏住了她精致的下巴:“我的意思是……公主美色惑人,哪怕被养在这深宫之中,都能引得当朝英武将军冒着被当成刺客的风险,夜探宫闱。如何,长乐宫屋顶的夜色可有这摘星台的一半美?”

    他竟然看到了?!

    顾璃惊愕地瞪着他,随即想起了什么,急忙澄清道:“孟将军同我只是机缘巧合下认识而已,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和他是清清白白的!”

    话音未落,男人已经将她放倒压在了身下,膝盖抵在她两腿之间,手掌沿着她的大腿一路往上摸到了腰臀处,眼中带起了渐炽的欲火,声音黯哑着在她耳旁呢喃:“你同他清不清白我不知道,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清白了……”

    他利索地剥掉了她的衣衫,握着粗长肉茎在她娇嫩的腿心处厮磨刮蹭了一番,好不容易把最先端的棒首卡进了紧窄的穴口,释出一声满足的喘息。

    “趁着皇上不在宫里,今夜总算可以与公主尽兴至天明了。”

    顾璃又惊又怒地瞪着他。

    “你知道么,当年柳贵妃盛宠时,传言皇上也曾在这摘星台上宠幸过她,”东方宸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下体的昂扬巨物蓄势待发,“想不想尝尝在这百尺高台之上合欢的滋味?”

    “不想……呃——”

    她的拒绝刚刚说出口,男人灼热的肉根就猛地顶了进来:“真可惜,但我想。”

    “你……无耻……”

    少女神情羞愤,咬着牙挣扎,娇软的身子却无奈抗拒不了男人执意的入侵。

    他将她一双纤细的手腕按在头顶,游刃有余地欣赏着她脸上满是红晕却又怒气冲冲的模样,觉得她像极了一只被逼到角落垂死挣扎即将被饿狼吞吃入腹的小白兔。

    这念头刚一冒出来,他就感到自己锁骨上方一疼,原来是少女突然抬起脑袋狠狠一口咬在了他颈侧,带着几分明显的泄愤意味。

    果然,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这句话是真的。

    东方宸失笑,但丝毫不管不顾,只将整根粗热的欲望彻底沉浸入那柔软湿热的内里。小穴里沁出湿滑的蜜液,让他的进出顺畅了许多,肉棒有节奏地抽送起来,由慢到快,由浅至深,轻车熟路地攻陷了一个又一个敏感点。

    少女的身体逐渐酥软,最后彻底卸了力,任由他疯狂顶撞,肆意地亵玩和品尝。

    大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