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和亲的异国公主4

    皇帝欣赏完了贡品,就挥挥手让人把东西都搬了下去,到一边对照清单清点去了。

    给顾璃和北域使节分别在左右赐了座,宫宴就算正式开始。

    桌上早已摆了些糕点果子果仁之类,还有传膳的宫女在端着餐盘食盒快速而安静地进出大殿,不停地给每个人的桌前添上各色佳肴。

    顾璃的位置跟女主沐华笙隔着大概叁个人,但依然一眼就清楚地看到了她背后立着一名侍女,手里捧着一个黑色的长布袋子,想来就是一会儿她要表演所用的琴了。

    目光随意地从她身上掠过去,顾璃把注意力放回到了自己面前的桌上。

    看着显然是从御膳房新鲜出炉的带着香味的各种菜式,顾璃忍不住夹了一块不知是什么肉的放进了嘴里。

    刚嚼了两下,偶然间抬眸,就和对面一直注视着她的谢良对上了视线。

    谢良就看到少女朝他笑了笑,然后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抬起手挡在了因咀嚼而微微鼓起的粉腮前面。

    他只觉得怎么看怎么娇憨可爱。

    垂下目光遮掩了下自己稍微有点愣神失态的模样,调整了下情绪,他转头去看另一桌席面上自己的父亲。

    谢丞相很快接收到自家儿子的目光,隐晦地给了他一个安定的眼神。那意思应该是,他已经跟皇帝提过了。

    谢良心中一喜,默默拿起酒杯自斟自饮了一杯。

    上次回去之后,他就向父亲倾诉了心愿,请父亲帮忙向皇上请求将北域公主赐婚与他。父亲算是当今圣上的半个恩师,他若是主动开口求了,皇上大概率不会拒绝。

    所以……等这场宫宴之后,她是不是就会听到这桩赐婚的消息呢?不知那时她会是怎样的表情。惊喜或期待?或者因太过惊讶而懵住?

    谢良难掩高兴的神色,忍不住连连敬了身旁的东方浩鄞几杯。

    “何事如此愉悦?”后者疑惑不解。

    前者朝大殿中央正在翩翩起舞的一群舞姬抬了抬下巴:“这舞不错。”

    “我怎么觉着你在糊弄我。”东方浩鄞怀疑地看了他一眼。

    “哈哈……”谢良开怀一笑,拍了拍东方浩鄞的肩膀,告诉他暂且不用在意,“等此事尘埃落定之时,殿下自然就知道了。”

    舞姬随着轻柔的乐声跳着姿态优美的肢体动作,左右两席的男宾女宾们也逐渐放松心情,开始一边欣赏舞蹈一边交谈畅饮起来。

    北域使节端着酒站起身,极尽礼貌尊崇地朝龙椅方向举杯:“祝大庆的皇帝陛下福寿永年。”

    东方信也十分给面子地接受,遥遥地举杯,然后喝空了杯中酒。

    由这两人起头,下面的众人也纷纷开始敬皇帝或是使节,交谈说话声开始略显嘈杂。

    坐在男席另一侧的孟长毅看向了斜对面的少女,暗想,她于自己有恩,要不要过去敬她一杯酒呢?

    可是他若从男席这边越过整个大殿,走到对面女席那里去,这动静定然会惹得旁人纷纷侧目,自己又是个五大叁粗的军中人,也不知这北域的小公主会不会被他吓到。

    然而受人性命之恩,他也实在做不到若无其事,因此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起身了,心想大不了自己尽量把面容放和善些,说话声音轻一些也就是了。

    但他刚刚迈出半步,殿上的舞蹈就正巧跳到了尾声,乐官停止了奏乐,一众舞姬朝上座的皇帝施礼之后,悄无声息地鱼贯而出,退出了大殿。

    此时沐华笙落落大方地站了出来:“皇上,臣女斗胆想献琴曲一首,以表对北域使者及公主殿下远道而来的欢迎,同时也庆贺我们邻邦之间即将达成的紧密姻亲关系,祝我大庆繁荣昌盛。”

    孟长毅见时机不对,只好又重新坐回去。

    龙椅上的东方信看向沐华笙,想起这是静安侯府沐家的丫头,之前也曾在殿上表演过,还写得一手好字,作出的诗词也是文采斐然,已然是同辈小丫头中最引人注目的存在了。

    他带着长辈赞许的目光朝她点点头,正准备开口应允,突然见隔她不远处的北域公主也站了起来。

    “不知这位可是曾经自创剑舞的沐小姐?”少女带着一脸好奇又期待的神色问她。

    沐华笙有几分意外地看过去,见皇帝没有说话,只好点头应答:“正是。”

    顾璃立刻露出惊喜的表情:“沐小姐的剑舞我十分喜欢,也曾偷偷拜师学过一招半式,不知今日有没有荣幸……亲眼见沐小姐表演一次?”

    大概叁个月前的宫宴上,沐华笙曾经跳过一次剑舞,因为与大庆女子传统的柔美舞蹈截然不同的风格而惊艳了所有人的眼球,大获赞扬。宫宴结束之后这支剑舞也随之流传了出去,一时引得京城中许多人模仿学习,因此也有专门的舞师在教授。

    只是没想到连这番邦公主都曾听闻过这支舞,甚至还亲自学过,沐华笙一时忍不住心里生出了几丝骄傲之情。只不过今日她没有穿配套的舞衣过来,这身裙子稍稍有些不便。

    因此她正打算回绝,却见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