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爷的白月光3

    果不其然,短短半个月后,男主又从京城来到了这个小镇。

    周彦这次是独自一人快马加鞭赶过来的。

    明面上对隆华公主说是办事,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因为思念。

    思念一个人的感觉如此陌生,又让人随着距离的拉近忍不住地心慌意乱,这种感觉周彦真是前所未有。他没弄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知道很想见到那个温婉的女子,越快越好。

    然而匆匆出京不带侍卫的后果就是,他在郊外小道上遇到了一拨针对皇家的暗杀之人。

    周彦靠着胯下那匹神骏的宝马逃过一劫,来到顾璃家门口时已经筋疲力尽,只唤了一声“顾娘子”就晕过去了。

    那时顾璃还没睡,听到响动出来一看,被受伤的周彦吓了一跳,立刻悄悄地扶着他进了屋,又仔细帮他清洗了伤口包扎好。

    原剧情里,男主是有一次遇到刺杀,但是那时他在京城和女主一起,并且受伤后是女主照顾他痊愈的,也是这一次契机让男女主之间坚冰般的心墙有了裂痕,才有了后续的一系列感情发展。

    可是按照剧情走的话,这件事至少发生在一年半以后,这大概又是她的到来引起的蝴蝶效应了。

    不过这样也好,不给男女主感情升温的机会,她完成任务的可能性更大。

    正想扶周彦睡下,顾璃忽然极其罕见地听到了4087的系统警告:“杀手靠近,任务者有生命危险,请速度离开。”

    知道情况紧急,顾璃咬咬牙,随便收拾了两个包袱,将周彦半扶半背地带出了后门,趁着夜色浓重,悄无声息地潜进了山林里。

    在山林里的某一个隐蔽之处,有她和她早逝的丈夫曾经生活过的林中老屋。

    老屋数年无人居住,一片破败,但顾璃顾不上这些,将周彦扶到床榻上后立刻检查他的伤口,果然在移动的过程中伤口再次破裂了。

    顾璃好不容易找出来一截满是灰尘的蜡烛点燃,又在灶台生了火烧热水,一边重新帮周彦包扎。

    她身边没有外伤药,现在又跑到这黑咕隆咚的深山里,想去采草药也至少要等到明天早上。

    她看了看身边脸色苍白的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过毕竟是有男主光环傍身的男人,应当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顾璃衣不解带地照顾了他整晚,第二日一早又去外面采药去了。

    周彦第一次稍稍恢复意识的时候,只听到耳旁一个轻柔的声音对他说:“张开嘴……你总要吃一点……否则哪有力气养伤……”

    那声音就像清泉一点一滴地灌进他心中,他好想睁开眼看看她,可惜再怎么努力身体也不听使唤。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疼痛感在逐渐减小,元气也在慢慢恢复,到傍晚时分,周彦总算清醒过来。

    他刚一睁眼,就认出了这是个陌生的地方。再环顾四周,发现顾璃趴在他床沿边睡着了。

    屋里隐约传来柴火燃烧的轻微“噼啪”声和淡淡的药草香气。

    一切静谧而美好。

    周彦盯着那一头柔顺的青丝看了近一刻钟,终于没忍住,抬手轻轻抚了抚。

    但是顾璃很快被他的动作惊醒了,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露出欣喜的微笑:“你醒了。”话音未落就起身去端了一碗药过来,扶他坐起,一勺一勺地吹凉了喂到他口中。

    这温柔简直让他心潮澎湃。

    由于之前的丈夫是猎户,打猎也时常会受伤,因此顾璃对常用的几种草药、外伤药比较熟悉,接下来都自己背着竹篓去山里采药草,回来捣碎了给周彦敷在伤口处。再加上饮食上的细心调养,经过十来天工夫,周彦的皮肉伤已经差不多好全了。

    这十几天来,顾璃的悉心照顾和如水温柔就像一张绵绵的网,网住了他的心,缚住了他的手脚,让他总想在这深山隐居一般的安宁环境中多待哪怕一天。

    “顾娘子,需要帮忙吗?”看着顾璃忙碌的背影,周彦一个人在屋里也待不住。

    “你的手臂不要紧吗?”顾璃看着那一圈厚厚的绷带。

    周彦点头:“应该已经没事了。”

    “那……”女子抬手指了指草屋屋顶,带着几许期待,又有些不好意思地微笑着,“你可以帮我看看有哪些需要修补的地方吗?这老屋很久不住人了,我怕等到下雨的时候屋里会漏。”

    周彦自然义不容辞。

    屋后有现成的梯子,他用它攀上了屋顶,仔细查看过后记下了破损处,下来取了干草和绳子又上去了。

    他仔细地将每一处漏洞都补好,又整体把屋顶加厚了一层。

    在做着这些的间隙,无意间往下望去时,正好看到在屋门前拉起长绳,准备晾衣服的顾璃。

    她将衣服一件一件地搭好,用手理了理褶皱——这其中也包括了他的衣服。之前受伤时被血染红过的中衣,如今已被她洗得干净洁白。

    门前柴火堆上挂着一口大锅,还在煮着可口的小米粥。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