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贴身丫鬟4

    当晚,魏老爷和魏夫人在内厅设宴给小儿子接风洗尘,魏承然和陈氏作为大哥大嫂自然要去。

    原本顾璃是不必出席这种场合的,魏承然却执意要她去伺候,于是变成了魏家一家子坐在桌边吃饭,顾璃站在魏承然身后给他倒酒布菜。

    酒席上,顾璃见到了那个传闻中的表小姐沉丽君。

    由于舅老爷沉大人是个武将,沉小姐作为将门虎女也是英姿勃勃,看起来爽朗大方,倒让顾璃有点意外。

    “丽君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不过你怕是不记得了。”魏夫人笑眯眯地给沉丽君夹菜。

    “早就听爹爹说过,小姑当初是咱们沉家姑娘中的第一美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沉丽君端起酒杯敬了魏夫人一杯,又有些羞涩地看了身边的魏承风一眼,“表弟也是因为长得像小姑,这才生得仪表堂堂。”

    一番话哄得大家都开心了,顾璃也借机去观察对面“仪表堂堂”的魏承风。

    他已经完全不是原身记忆里的那个小孩子了。

    或许是因为这几年习武强身健体的缘故,他看起来比魏承然强壮许多,肩臂宽阔,充满力量,目光如炬,眉眼间带着在风霜中历练过的痕迹,已经隐约有了点少年将军的影子。

    不过听说目前还只是在沉大人的军营里打下手。

    他敏锐地察觉到有人在打量他,抬眼一看,正好撞上顾璃还没来得及收回的视线,莫名一愣。

    好娇媚的女子……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这女子的面容似乎有点熟悉,而且看着他的眼神中带着一种莫名的情愫。并不是他见惯了的那种单纯的仰慕,而是带着一丝悲伤?

    魏承风疑惑,正准备仔细确认,那女子已经垂下了眼睫。

    她是……府里的丫鬟?看穿着打扮也不太像。难道是大哥的侧室?

    魏承然此时正好接上沉丽君的话:“表妹这话真偏心,就只有二弟仪表堂堂吗?”

    沉丽君的年纪正好在这兄弟俩之间,闻言一笑:“表哥自然也是玉树临风,是我不对,自罚一杯。”

    敬完魏承然,又笑着敬陈氏:“嫂子看着气质沉静,想来也是一位温柔贤淑的嫂嫂,表哥好福气。”说完有点奇怪地看了站着的顾璃一眼,“不知这位是?”

    其实从一开始她就注意到了这个姿容妖娆的女子,也猜到她大概是魏承然的爱妾之类的。

    不过她一向很不喜欢这种狐媚子似的柔柔弱弱的女人,刚才还看到她“深情款款”地望着魏承风,因此沉丽君故意当众这样问,就是想令她难堪。

    魏承风也好奇她的身份,于是抬眼看了过来。

    顾璃咬着唇没有抬头。

    这个时候,就要扮做楚楚可怜的才好。

    魏承然扫了魏承风一眼,又回头去看顾璃,笑容中不自觉地带着一丝得意:“她是我的侍妾。”他不着痕迹地在她后腰上捏了一把,“去,给二弟满上。”

    顾璃身子轻微地一颤,但还是被盯着她看的魏承风捕捉到了,他看她犹豫了片刻,迈着小步子端着酒壶走到了他的身边。

    近距离地看,这女子身上的白皙细腻肌肤更加清楚地映入视线,哪怕在京城见惯了美人的魏承风也不由赞叹,大哥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个尤物?

    顾璃向他行了一礼:“二少爷。”然后目不斜视地替他倒满了酒,又看到旁边沉丽君的杯子也空了,顺带着准备也满上,却被沉丽君突然移开了酒杯,不小心倒了几滴在桌面上。

    “表小姐……”顾璃有些委屈地看她一眼,但什么都没说。

    沉丽君冷眼以对:“不必,我自己来。”

    离得近的几个人都看清了沉丽君的动作,包括魏承风。

    他有点诧异,表姐在京城一向是很大方随和的人,怎么会故意为难一个侍妾呢?

    “行了,你先退下吧。”魏夫人护着自己的侄女,冷冷地吩咐。

    顾璃没有多做纠缠,行了一礼,匆匆地告退离去。

    见到这场面的陈氏心中一喜,任你再得宠又怎么样,还不是不能出席家里的正式场合。

    她对刚才给顾璃找茬的沉丽君立刻多了几分亲近,正准备开口搭话,就听自己的丈夫冷哼了一声。

    魏承然看着沉丽君似笑非笑:“表妹该不是在京城做大小姐做惯了?阿璃是我的妾室,不是你随便呼来喝去的下人。”说完懒懒地站起来,“爹娘,我吃饱了,二弟如今也平安到家了,我就先回院子里休息了。”

    “胡闹!”魏夫人怒形于色,然而阻止不了自己的长子甩手走人。

    魏承风看着魏承然的背影,轻轻皱眉,一个妾室,值得大哥这么生气吗?

    不过……阿璃?这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还有那女子的脸……也依稀有几分熟悉的影子……

    难道,他认识她吗?

    当夜,魏承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他还是小时候的模样,在魏家后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 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